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https://www.chinaedugrp.com/MIT/edm.html
查看: 7180|回复: 57

北大是院系调整最大的受益者(许院士承认的) [复制链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0-18 09:14: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西南联大中清华的实力
2013-02-05 14:40阅读:970
西南联大中清华的实力
X
西南联大校门
1938年4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三校在云南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当时到达昆明的三所学校大学生总的人数为1127名,其中有清华学生638名,占56.6% ;北大学生342名,占30.3 % ;南开学生147名,占13.0 % 。后来这批老生在毕业时,领的不是西南联大的毕业证书;三所学校仍是各发各的毕业证书。1938年及以后若干年联合招收的新生(分别于1942---1946年毕业)领的才是西南联大的毕业证书。
1938--1946年,西南联大共有毕业生3730名,其中领清华毕业证书的老生有726名,领北大毕业证书的老生有369名,领南开毕业证书的老生有195名;真正领西南联大本科毕业证书的只有2440名。
西南联合大学成立之时,三所大学各自聘请的教员阵容见附件(摘自《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史料》第四卷)。粗略地观察一下人员构成,可知当时联大中清华大学的实力有多强了。无怪乎西南联大的“掌门人”非国立清华大学的校长梅贻琦先生莫属。无疑,除法律系、化工系、商学院外,清华的力量,可说基本上主导了西南联大,尤其是西南联大工学院。
当时三校虽联合办学,但各校的研究机构、财务等还是独立的。清华拥有五个研究所(农业、航空、无线电、金属、国情普查),还有校办厂,可凭工科优势,以及实验室、小车间的设备,在社会上承揽一些工程项目和产品生产业务,开展创收活动,所以到年终清华聘请的教职工往往可多领一个月的工资。这时,很会做人的梅校长,也会拿清华的公积金,给北大、南开的教职工多发一个月的工资过年,以团结全校人员,共度时艰。当时清华研究院招收的研究生,比北大文科、理科研究所招收的研究生,总人数要多一倍以上。
三个学校中,清华对西南联大的名气影响最大。如清华所聘用的文科教授闻一多、吴晗、费孝通、张奚若、雷海宗等,当时在政治方面,在社会上表现相当活跃;华罗庚、陈省身、赵九章、金岳霖、冯友兰等,学术研究成绩不凡。
抗战胜利后,三校复员平津时,允许在读生自由选择续读学校,当时多数人 选择读条件最好的清华:工学院的学生就甭说了,公认最难念的理学院物理系的在读生绝大多数选择去清华;一些清华具有优势的人文、社科学系的情况也不例外...... 根据《国立西南联大校史》(修订版)第72页:西南联大结束,在校生志愿选择续读学校,选择清华986人(含清华研究院在读研究生48人),占比57.9%;选择北大647人(含北大文科、理科研究所在读研究生20人),占比38.0%;选择南开70人(一说72人)占比约4.1% 。
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在办“长沙临大”与“西南联大”的过程中,国立清华大学一直都是牵头单位。然而,无论是解放前还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有关介绍“西南联大”的资料中,三校排列顺序,几乎都将北大排在清华的前面,这显然不符合当时的建校过程,和两校的实力对比;只能用“北大办学的资历较深”“梅贻琦年纪在三位常委中最轻、性格一向比较谦让”“顾及北大的面子有利于三校团结办学”等的判断、猜想去理解了。
今天,历史的真相逐渐大白,我们始敢说这样的话:昔日的国立清华大学师生是今日备受赞扬的西南联大的中坚力量。 甚至还可以说:没有国立清华大学,就没有西南联大。
附件:
1938年 西南联大中清华、北大、南开各自聘请的教员阵容
一.文学院 (院长:冯友兰,清华聘用教授;北大毕业生,1928年来清华任教)
1.中国文学系
教授:
陈寅恪 清华
闻一多 清华
王 力 清华
浦江清 清华
刘文典 清华
朱自清 清华 (北大1920届毕业生)
罗常培 北大
胡 适 北大 (1910届清华庚款直接留美生,抗战时基本上出任驻美大使)美魏建功 北大
杨振声 北大
罗 庸 北大
副教授:
唐 兰 北大
教员:
许维橘 清华
余冠英 清华
陈梦家 清华
李嘉言 清华
2.外国语言文学系
教授
钱钟书 清华
吴可读 清华
陈福田 清华
吴 宓 清华
温 德 清华
陈 铨 清华
吴达元 清华
陈 嘉 清华
杨业治 清华
刘泽荣 清华
叶公超 北大 (1929--1935年任清华外文系教授)
莫泮然 北大
冯承植 北大
黄国聪 北大
潘家询 北大
傅恩龄 南开
柳无忌 南开 (清华学校1927届毕业生)
教员
王佐良 清华
雷 夏 清华
朱木祥 清华
3.哲学心理学系
教授
金岳霖 清华
冯友兰 清华 (北大1918届毕业生)
沈有鼎 清华
孙国华 清华
周先庚 清华
汤用彤 北大 (清华学校1917届毕业生)
贺 麟 北大 (清华学校1926届毕业生)
冯文潜 南开
副教授
郑 昕 北大
陈 康 北大
容肇祖 北大
教员
郑沛缪 清华
陈汉标 清华
熊十力 北大 (包括1942年改聘为教授,均未到昆明赴任)
石 峻 北大
4.历史社会学系
教授
潘光旦 清华
刘崇鋐 清华
葛邦福 清华
雷海宗 清华
王信忠 清华
邵循正 清华
李景汉 清华
姚从吾 北大
毛 准 北大
郑天挺 北大
钱 穆 北大
陈受颐 北大
皮名举 南开 (清华学校1928届毕业生)
蔡维藩 南开
副教授
陈乐素 北大
教员
苏汝江 清华
鲁光恒 清华
高亚伟 北大
二.法商学院 (院长:陈经序,南开)
1.政治学系
教授
张奚若 清华
赵鸣歧 清华
张忠钹 北大 (清华学校1923届毕业生)
钱端升 北大 (清华学校1919届毕业生)
崔书琴 北大
张佛泉 北大
副教授
龚祥瑞 清华
楼邦彦 清华
教员
曹保颐 清华
2.经济学系
教授
陈岱荪 清华
萧 遽 清华
张德昌 清华
伍启元 清华
周作仁 北大
赵西抟 北大
秦 瓒 北大
周炳琳 北大
教员
王秉厚 清华
周新民 清华
3.法律学系
教授
燕树棠 北大 (1916届清华庚款留美专科生,曾任清华
大学法律系第一任系主任)
戴修瓒 北大
蔡枢衡 北大
罗文干 北大
张企泰 北大 (清华大学1929届毕业生)
章 剑 北大
副教授
李士彤 北大 (考取1935届清华庚款留美生)
教员
费 青 北大 (东吴大学毕业,考取1934届清华庚款留美生)
4.商学院
教授
丁 诘 南开(任商学系系主任,清华学校1927年毕业生)
陈经序 南开
李敏卓 南开
三.理学院 (院长:吴有训,清华)
1.数学系
教授
华罗庚 清华
陈省身 清华(南开大学毕业生、清华硕士毕业生)
杨武之清华
赵访熊 清华
郑之蕃 清华
曾远荣 清华
姜立夫 南开 (1911年清华学堂考选的庚款留美生)
刘晋年 南开 (1925年考取清华庚款留美专科生)
蒋硕民 南开
张希陆 南开 (清华学校1922届毕业生)
江泽涵 北大 (1927年考取清华庚款留美专科生)
申又杖 北大
程毓淮 北大
副教授
赵 凇 北大
教员
段学复 清华
闵嗣鹤 清华
徐贤修 清华
王湘浩 北大
孙树本 北大
龙季和 北大
李盛华 北大
刘诉年 南开
伉铁健 南开r>2.物理学系
教授
吴有训 清华
周培源 清华
叶企荪 清华
赵忠尧 清华
王竹溪 清华
霍秉权 清华
饶毓泰 北大
吴大猷 北大 (南开大学毕业生)
郑华炽 北大 (南开大学毕业生)
教员
林家翘 清华
傅承义 清华
赫崇本 清华
陈芳允 清华
江安才 北大
沈寿春 北大
薛琴访 北大
卓 励 北大
3.化学系
教授
张子高 清华
黄子卿 清华
张青莲 清华
高崇熙 清华
苏国桢 清华
曾昭抡 北大 (清华学校1920届毕业生)
孙承谔 北大 (清华学校1929届毕业生)
刘云浦 北大
钱思亮 北大 (清华大学1931届毕业生)
杨石先 南开 (清华学校1918届毕业生)
邱崇彦 南开 (1911年清华学堂考选的庚款留美生)
教员
张为申 清华
罗建业 清华
陈光旭 清华
张光世 清华
高振衡 清华
蒋明谦 北大 (1941年考取清华庚款留美生)
刘 钧 北大
买树槐 北大
魏 番 北大
姚玉林 南开
4.地质地理气象学系
教授
冯景兰 清华
袁复礼 清华
张印堂 清华
张席提 清华 (北大1923届毕业生)
李宪之 清华 (1926年曾入北大物理系学习过一年)
孙云铸 北大
王 烈 北大
谭锡畴 北大
副教授
赵九章 清华
教员
王炳章 清华
刘 汉 清华
宋淑和 清华
刘好治 清华
王嘉荫 北大
郭文魁 北大
卢衍豪 北大
王鸿桢 北大
高振西 北大
5.生物学系
教授
李继侗 清华
陈 桢 清华
吴韫珍 清华
彭光钦 清华
赵以炳 清华
张景钺 北大 (清华学校1920届毕业生)
沈嘉瑞 北大
许 壤 北大
副教授
殷宏章 北大 (南开本科生生、清华研究生、考取1934届清华庚款留美生)
教员
杨承元 清华
梁其瑾 清华
吴征镒 清华
黄 瑾 清华
陈耕陶 清华
李中宪 北大
牛满江 北大
李凯高 北大
陈阅增 北大
四.工学院 (院长:施嘉炀,清华)
1.土木工程系
教授
施嘉炀 清华
蔡方荫 清华
王裕光 清华
陶葆楷 清华
张泽熙 清华 (北大1919届毕业生)
李谟炽 清华
吴柳生 清华
陈永龄 清华
覃修典 清华
张有龄 清华
教员
吴尊爵 清华
茅荣林 清华
王次蘅 清华
袁随善 清华
邹承曾 清华
2.机械工程学系
教授
李辑祥 清华
庄前鼎 清华
刘仙洲 清华
殷祖澜 清华
殷文友 清华
孟广哲 南开(疑为“孟广喆”,清华大学1929届毕业生)
副教授
李宗海 清华
教员
曹国惠 清华
董树屏 清华
强明伦 清华
楮士荃 清华
彭德一 清华
金正铨 清华
刘致信 清华
陈剑芳 清华
3.航空工程系
教授
庄前鼎 清华
冯桂连 清华
副教授
赵九章 清华
周惠久 清华
王德荣 清华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0-18 09:15: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952年的院系调整及其后果 标签: 高等教育 院系调整 2011-04-14 00:571952年的院系调整可以说是取得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对自由知识分子的一次清洗预演,在这次调整中,英美系的大学死的死、伤的伤,损失及其惨重。燕京大学被取消,校园被北京大学占领。颇负盛名的圣约翰大学也寿终正寝。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清华大学虽然保住了性命,却被阉割得惨不忍睹。对于这次院系调整,其后果是使得中国的教育走进了奴化和宣传的灌输模式,其恶劣影响一直遗留至今,甚至还要延续下去。 当年清华大学教授潘光旦反对苏联式的灌输教育,认为这样会培养出一大批毫无判断力的青年,在学校学会了道听途说、鹦鹉学舌的本领,出了学校以后,就只能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据当时的清华学子回忆,“对潘光旦先生的全校大检查,好像有三四次,每次检查都达四个小时”,这位学生回忆了其中一次的场景:“在暗夜里,学生们席地坐在成府的马路上,人声如潮,灯光晃动,显得异常恐怖。”后来,潘光旦被调到中央民族大学,写文章检讨《我为何仇美仇不起来》,继续进行思想改造。打破民国高等教育体系的院系调整本文来源:《大学教育科学》2008年第5期,作者:沈登苗[摘要]“院系调整”时,在高校的中国现代科学家有四分之三被调离本校,名牌大学无一不伤筋动骨。此举是为了打破民国遗留下来的高等教育体系,为新政权确立在高校的实际权威扫清道路。院系调整造成了长期形成的大学传统的断裂,影响了大师的造就。近期,笔者在研读《中国现代科学家传记》(科学出版社,1991~1994年,以下该书简称《传记》)时偶然发现,上世纪50年代初“院系调整”时,在高校的中国现代科学家,即大都时为著名的理、工科教授有四分之三被调离本校,品牌的综合性大学无一不伤筋动骨。学术的嗅觉促使我尽快把散见于《传记》的零星记载整理成可供分析的史料,并寻求研究视野、方法与观念的突破。一、中国现代科学家于院系调整前后在高校的分布《传记》是由中国科学院主持纂成的,她比较全面、可靠地反映了中国现代科学家的生平与事迹。同时,经历院系调整的现代科学家,也基本上能代表当时中国高校的水准。因而,撷取这一群体相对于时在高校的科学家来讲是比较完整与权威的;而对于解析院系调整来说又是核心与典型的。《传记》收录中国现代科学家679人。至1952年,已逝世的24人,侨居海外的56人,属大陆(含1952年及此后留学归国)的599人。从中析出时在高校以外系统工作的183人,在校学生和1952年的大学毕业生及
初次分配的研究生34人,1952年及后从海外归国的学者51人,由外系统调入高校的17人,退休的1人,则本文讨论的涉及院系调整工作的研究对象为314人(含1950年由大陆转香港去美国的李景均,下同),占当时中国大陆现代科学家总数514人的61%。为便于分析,我们把中国现代科学家于院系调整前后在高校分布的概况制成表1与表2。由表1、表2可知,院系调整对在高校的现代科学家的调动具有以下三个特征:1.调整幅度大院系调整后原在高校的314名科学家留本校任教的仅82人,只占总数的26%;调离原校的有232人,占总数的74%。即在高校的科学家有近四分之三被调离本校。如此的调动幅度恐怕在世界科学史、教育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其中,在调动的科学家中又有74人,即近三分之一被调离高校,去中国科学院等单位工作。而同一时期由外系统调入高校的不足调出的四分之一。2.名牌大学无一不伤筋动骨无论是综合类的大学还是单科性的学院,主要由民国时期形成的品牌高校都出现著名教授被调出、总数减少的现象。其中,除了两个单科性的医学院,被保留的那13个大学的理工类骨干教师被调出的比例竟达60%~100%!可见,当时办得较好的综合性大学院系调整后无一不大伤元气。3.化整为零院系调整前,314个科学家分别分布在以公立学校为主体的49所高校,这些高校平均拥有6.4个科学家。其中,前13所大学拥有科学家251人,即占6%左右的名校占据了总数80%的科学家。改革后,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不仅大多被调出,而且基本上是单向分流。如17所名牌大学被调出的著名教授或学术新秀有200人,可调进的仅36人,出入比不足5:1。除了特别栽培的北京大学与先期合并的天津大学,其他被保留的13所大学被调入的平均不到1人。从高校科学家分布的化整为零和基本上是单向分流的结果而言,与其说“调整”,倒不如说“拆”与“分”更接近事实。二、打破民国高等教育体系的院系调整院系调整是新时期学术界讨论的一个热门话题[1]。尽管争鸣还在继续,但对其的若干反思已基本形成共识:忽视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理工分家与专业设置狭窄;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学拆散,综合性大学严重削弱;私立大学的取消,既中断了民间办学的传统,又增加了国家的负担。笔者同意以上观点,也倾向于朱九思的国立大学“是可以不调整的”[2](P1-13)、任一明的“这次调整是不必要的”[3]、陈平原的院系调整“弊大于利”[4]等见解。然而,所有这些观点与思考大都是从今人的眼光去审视的。随着时间的延伸觉察到院系调整的决策有问题与在当时的历
史条件下做出的决策本身是否失误,不是同一回事。为了避免一时解决不了的争论,本文的思路是以操作的结果来考察调整中有否背离教育的普世理念和人事调动的基本原则。1.综合性大学取舍不当根据“专门学院的任务是培养各种专门的高级技术人才。综合性大学的任务,主要是培养科学研究人才和中等学校、高等学校的师资”的分工[5],可知院系调整后的综合性大学仍是最重要与最高层次的大学。既然如此,把当时最好的大学确定为综合性大学是最正当不过的事了。可遗憾的是,当局把一流的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交通大学等都排斥了,同时,把不怎么样的复旦大学设为综合性大学,这些是没有道理的。(1)最牛的清华。院系调整前,清华大学的现代科学家首屈一指,且其人文学科的力量也不弱,理当是国内最牛且应被最看好的大学。可清华还是被排斥了,且清华的综合性大学的取消,也为北大的脱胎换骨创造了人事条件。(2)巅峰的浙大。开国初年,浙大集合了苏步青、陈建功、王淦昌等著名教授,师资队伍整齐又强大,尤以理学院论,“是全国第一流的”[6]。由表3可见,1949~1952年由国内大学培养的大学生后来成为现代科学家的全国才23名,由浙大走出去的就有5名,全国第一。怪不得,当时浙大的学生转入复旦后才有底气甩出“浙大理学院哪个系也是全国第一”[7](P233-259)的狠话。然这样处于巅峰状态的浙大,不但没有她应有的位置,而且不久被肢解了。(3)“空白”的复旦。复旦大学在民国高校中算不上一流。1952年院系调整时,原复旦大学在自然科学方面既没有一个重要的学科,也没有一个有能耐的教授。但在理工科独步天下的1950年代的院系调整中,复旦被定为综合性大学,许多强校的优势学科、著名学者都要弄往复旦,这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不过,此一貌似“外行”的举措实则是精心设计的,堪称院系调整中的一个经典。因为,作为华东高校的新科状元,上海、浙江区域唯一的综合性大学,复旦可名正言顺地把沪、浙两地的高校名流尽收;同时又阻止了浙大、交大、同济等名校的名师在其中的任一本部的“会师”,大大方便了今后的治理。这几个重要的综合性大学的取舍是院系调整中最厉害的招数之一,其合理、合情与否也将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改革的得与失。2.不仅仅是理工分家或“专业”调整的问题在涉及院系调整的相关论著中往往有如下的叙述:把北京大学、燕京大学的工学院并入清华大学;清华大学、燕京大学的理学院并入北京大学……。屈指算来,院系调整后的北大、清华仅仅是专业
分工的不同,两校的师资力量不仅没有削弱,反而增加了。因为也是著名学府的燕京大学融入其中了。可问题并没有如“2+1>2”那样的简单。如果说综合性大学与专门学院性质的确定是各校理工分家的前提,那么,接下来便是从中抽分骨干科系与教师;前者是策略,后者是实质。教师的抽调方法,一种是在学校之间进行;另一种是由学校调往外系统。虽然,一部分调整是“专业”的需要,但相当部分是为了调动而调动。往往是甲大学A专业的教授调入乙大学,乙大学A专业的教授调入丙大学或外系统。现以北大为例说明之。解放后北大一直得到政府的依重。但在院系调整时北大也无例外地进行了“大换血”。当清华大学的186位教师喧宾夺主,进入燕园时[8],北大的八成科学家却告别了“红楼”。即使那按调整方针可以留校的27位理学专业的科学家,也有19位被调离,北大自己仅留了8位。那么,我们是否有理由问1)既然调整后的北大,清华藉的科学家在数量上取代了原北大的(18:11),这似乎说明清华的科学家更适合在综合性大学任教,那么,为何不保留清华的综合性大学的资格呢?(2)既然北大定为综合性大学,并成为新中国高校的龙头,她的本该留下的主力——理学类科学家为何要绝大部分调走呢?(3)固然其他学校或外系统需要理学教师的支持,那么,把调往北大的清华理学院的老师直接调往这些学校而留住北大的教师不就得了?北大不仅进行了“大换血”,而且调整后其拥有的科学家也仅仅达到调整前的六成。1952年后几乎一枝独秀的北大的损失尚如此惨重,更不要说那些科学家被抽光或少得可怜的其他综合性大学了。那么,调整的基本方针之一——“加强综合性大学”至少在理学层面该从何谈起呢?3.对若干大学及地方做得太绝了(1)几“剃光头”的清华。清华大学科学家调出与调进的比例是52∶1!这也叫调整?这个曾经是科学家最密集、专业较全的大学,调整后除了电机系还有7个科学家,找不到第二个拥有2个及以上科学家的专业。即使唯一保留下来的实力强大的电机系,还有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在苏联顾问提出的方案中,清华电机系只保留电力组,是孟昭英、常迥俩教授的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0-18 09:17: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学家调整后所在地区的追踪,除了有特殊政治、军事、经济背景的东北地区科学家有较多增加外,全国分布总的趋势也呈“马大效应”。如本来已是科学家密集的京、沪两地,调整后反而净增了近二成。略举了此番调整不仅没有改变高校的布局,反而加剧了重要学校、专业及高级人才空间分布上的不平衡性,这意味着恐怕从教育学的视角支撑调整必要性的仅有的一个理由也是不能成立了。则本轮教育改革非“把各个大学都弄得支离破碎”[11](P6)不可的做法就更值得反思了。综上,我们可以把这次高等学校大规模撤并的思路与执行路径归纳于下:最大限度地拆散民国留下的大学(包括取消教会大学与私立学校)、最大限度地拆散民国留下的大学各科系、最大限度地拆散民国留下的大学各科系的教师,尤其要拆散各名牌大学、重要科系及其骨干教师,“割断了各大学与解放前的历史联系”[11](P233-259),或者说“基本割断了原来教授与学校的历史联系”[7](P233-259),从而达到为新政权确立在高校的实际权威的政治目的和便于驾驭的组织功能,为接下来的全面学习苏联、建设新型的社会主义高等教育体系扫清道路。三、20世纪中国高等教育的分水岭 “院系调整结束,明明白白地宣告:一个从未有过的教育时代已经到来”[12]。本文要追寻的是这个“时代”为何来得如此突然?它对20世纪下叶中国的教育与人才,尤其是科学家的造就产生了怎样的影响?1.高校教师毫无退路的思想改造“思想改造”不仅直接促成了院系调整,而且影响了嗣后几代大陆知识分子的命运。彻底改造旧教育是建国之初的既定方针。但改造是分轻重缓急的,是有步骤的,诚如教育部副部长兼党组书记钱俊瑞所强调的:“坚决地和有计划有步骤地改革旧教育的课程、教材、教学方法和制度”[13]。课程改革是建国初期改造旧高等教育的首要内容;院系调整笼统地作为“制度”的一部分,相对处于后移的位置;苏联“专才”的成材模式并不是立马取代了欧美的“通才”教育的。笔者所见较早提出变更教育改造步骤的是北大校长马寅初。他于1951年10月23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北京大学教员的政治学习运动》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必须按照国家的需要,彻底的调整院系,改革课程,改进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而要达到这一目的,一个最主要的关键,就是要……自觉自愿地进行了思想改造”。以上话语中有两点应引起后来治史者的注意:一是较早明确地提出“思想改造”与“调整院系”的因果抑或是互为因果的关系;二是改变了教育改革的步骤,较早明确地把“调整院
院系”列为教育改革的首要任务。那么,是不是“课程”等改革工作已经初步结束了呢?不是。直至1952年1月号的《人民教育》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长张宗麟在其《改革高等工业教育的开端》一文中,坦言相关的改造无多大进展,甚至抱怨“课程改革”“实际上几乎还没摸着边”。那么,为何要急于调整改革步骤呢?还是钱俊瑞一语中的:“如果高等学校的教师们还是服膺着英美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还是固执着自己的个人主义,客观主义和宗派观点,而得不到确实的改造,那么一切高等教育的改革工作,诸如院系的调整、课程的改革、教学法的改进等等,都是难于进行和贯彻的,一切关于改革高等教育的决定和规章就难免不成为具文”,则要完成“为国家培养大批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高级建设人才的巨大任务”“是十分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14]。由此可见,在新政权日益巩固的政治氛围中,在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并即将开展大规模建设的背景下,作为人才培养主力的高等教育改革却出现了滞缓现象。要迅速扭转这种被动的局面,不仅要有“思想改造来推进”,而且还要调整推进的具体步骤。即把原教育改造中的先“课程”、“教材”等教育内容、业务的改造,让位给“制度”,也可以说主要是“人事”的改造。而要对大学“人事”进行“改组”,仅靠灵魂的荡涤是不够的;要收思想改造之实效,还需借鉴“延安整风”的经验,用“组织清理”来“护航”。于是,几乎同时,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在学校中进行思想改造和组织清理工作的指示的通知》[15]。不过,这次的“组织清理”相对日后的政治运动还属象征性的,主要是起威慑的作用。大多数教师是用院系调整的形式来疏离的,藉此在组织上切断他们与原学校及教师之间的关系。而当时苏联教育的“专才”模式,正好与欧美“通才”教育的模式,也即旧中国的教育模式相向,且取得较大的成功,这就为新中国的教育改革提供了理论依据与实践样板,以至决策者坚信,院系调整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唯如此,人才的高出产就可立竿见影,高等教育改造中的其它困难也可迎刃而解。这就是院系调整上升为教育改造的头等大事,并需要迅速完成的时代背景。院系调整的大功,无疑是思想改造告成的;后人也不难想象,前者的推行不无后者的强制因素。但问题在于,今天我们能否揭示两者之间的关系对应到何种程度?在思想改造余威下的院系调整有否给当事人产生心理上的压力?直接地说,思想改造在院系调整工作中的“底线”在哪里?也许是我孤陋寡闻,稽查相关
的文件、报告或讲话,没有看到若不接受院系调整要承担何种后果的说法;游览数百万字的研究论著,也不见能直接挑明其利害关系的素材或线索。好在凡历史总会有痕迹的。发表在《人民教育》1953年第3期上的广州区院系调整委员会的《广州区高等学校院系调整工作初步总结》,内有一段看似不经意的文字,却为我们揭开了史无前例的院系调整何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出乎意料地顺利完成的“谜底”。该《总结》称:“在各种工作会议上,我们也反复强调院系调整工作的好坏,是检验思想改造成绩的标准”。这里,虽然仍没有明确不接受院系调整会怎样,更没有直说不支持就是反对思想改造,可众所周知,当时每个知识分子都唯恐思想改造通不过;“一旦过关,往往如蒙大赦”[16]。那么,现在公开把“院系调整工作的好坏”上升至“是检验思想改造成绩的标准”的维度,等于在明显地暗示:谁不配合院系调整,谁的思想改造就过不了关,那么,谁不仅仅是能否在高校立足的问题了。因为,严峻的现实是,在私立学校、教会学校和其他民间文化机构取消,国门关闭的时代,谁离开了学校、体制,谁就难以以知识为生,本人及家人的生计就会成为问题。人们不难体会,“院系调整工作的好坏,是检验思想改造成绩的标准”的说法,等于是触及到高校教师生存底线的摊牌,使他们毫无退路。民以食为天,知识分子也不例外,一旦生存受到威胁,活下来就是人的本能反应了。以知识求生存的自然选择,使一度“成为具文”的院系调整几乎没有遭遇公开的阻力,神速地完成了。又由于《总结》中的那段话,不仅仅适用于教师之个人,同样也适用于各学校、系科,更裹挟着操作者的政治生命;地方行政长官对于其辖区内的教授的去留,也因此而不便表态。以至在践履中,操作者常常比决策者更左;在执行层面,下级往往又比上级更激进。窃以为,几乎所有的名牌大学都出现了理、工科类重点院系被调离本校、若干一流大学的优势学科几乎都连根拔起,甚至发生对某一地区、某些高校过不去的、近乎“株连”的现象不一定是决策者的初衷。或者说,拆、调得如此彻底,最高层不见得一清二楚;很可能是执行者在激进、狂热、无奈、揣摩、意会中走过了头。是否可以这么说,把最好的大学统统拆散,把高校的名流调得“七零八落”,很可能是操作层面实施“宁左勿右”措施的结果?2.20世纪中国高等教育的分水岭对院系调整功过得失之评估,因时间的不同和角度的转换而异。本文择要从“学术”与“学者”的视角进行探讨。一个国家的教
育,尤其是名牌大学及其优势学科是靠长期的经营与积累形成的,其进一步发展也受内在规律所支配。如同民国教育不仅仅属于民国一样,新中国的胜利者们应该以文明传承者的心态接管旧时代的教育遗产,并首先也必须是在此基础上发展教育,而不该基本否定。教育不像国家机器中的专政工具,可以“彻底粉碎”、“彻底改组”。可“我们从1952年以后,把中国近代的也就是20世纪初期的原来一个伟大的、本来和国际上最好的大学的体制接轨的这么一个主流的大学的传统基本上给中断了”。把所有的“膀子”、“大腿”、“小腿”都砍下来重装后,“严格意义上的大学根本就没有了”,“非常杰出的教师和非常杰出的学生”在“1952年后就基本上看不到”了[17]。同时,作为院系调整前提的思想改造运动,“由于要求‘过高过急’,加之方法上简单粗暴,这都不可避免地对高校知识分子人格、心理、学术、道德等方面产生了不少消极后果”,“加速了高校知识分子学术生命的萎缩和扭曲”[18]。不过,以往的研究,无论是这场“给知识分子带来灾难性后果的政治运动”[19],还是推倒重来的院系调整,对其负面影响的讨论主要集中在社会科学和人文知识分子一面,论及自然科学和自然科学家的不多。可本文的研究表明,它们对自然科学和自然科学家的影响也不小。(1)中国现代科学家中出现的“断裂”现象入选《传记》的名单是1990年前后圈定的,基本上集成了20世纪中国科学界的代表人物。我们从表3中就能比较清楚地看出,若以大学毕业的年代论科学家的生成,则1952年左右便是转折点。从1953年开始到“文革”爆发的1966年,共有14届受过比较正规、系统教育的大学生走向社会。这批学生的总数为1605403人,是1949~1952年毕业的大学生总数89674人的17.9倍[20],是民国时期毕业的大学生总数255000人的6.3倍[21]。又假设大学毕业时的平均年龄为25岁,那么,至1990年,这些大学生的年龄大致是49~62岁,几乎都超过了出成果的高峰期。这里,我们免谈成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时李政道31岁、杨振宁35岁,也不与华裔数学家陶哲轩31岁获菲尔兹奖做比较,就说说原子弹爆炸时功勋科学家们的年龄吧。11人中最小的周光召35岁,最大的王淦昌57岁,平均45.4岁。再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0-18 09:18: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虎榜上,“52后”与“52前”平分秋色也不为过。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3位功勋科学家竟没有一个1952年后在国内完成学业的大学生!3.新世纪的再尴尬由表5可见,12个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有9人是1951年以前大学毕业的,占总数的四分之三;1953~1958年大学毕业的仅3人。也即无论是“两弹一星”还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大学毕业的科学家都与当代中国代表性的科学成就奖绝缘!尽管那代大学生里有相当多的人已进入“古稀”。再分析获奖者获奖时的年龄,最小的王选64岁,最大的吴征镒91岁,平均年龄79岁。由此折射的一流科学家年龄结构的单一性、老化性,不仅仅体现出“文革”造成了断层,也不仅仅流露了“文革”以前已产生了断裂,让我们更为不安的是,“文革”后再断裂的危险依然存在!因为,被誉为天之娇子的“77、78级”,他们今天的年龄多数已在50~60岁之间,几乎都超过了出自然科学成果的高峰期;从“文革”后第一代大学生中涌现大批世界级科技帅才的期望已基本落空。本文所举的仅是自然科学家,至于院系调整后培养出来的社会科学家,更不能与潘光旦、费孝通、钱钟书、季羡林那代比肩为伍了。总之,我们曾把民国教育几乎看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那个时代过来的“中国知识界的代表人物”非自贬得“对祖国和人民并没有什么贡献,反而不过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不可[16];把建国头几年渐进式的教育转型改弦易辙。但不堪回首、难以启齿的是:对20世纪下叶中国的科学技术起领军或举足轻重作用的,既不是1949年后在国内土生土长的科学家,也不是在前苏联及东欧学成归国的科学家,而是院系调整前在国内大学毕业、大都有留学欧美背景的科学家。这群中华民族千百年来薪火相传、玉汝于成的少年早慧、青年成才、中年负重、壮年坎坷、老骥伏枥,以国家崛起为己任的绝代天骄,实际担当了数代人的历史使命。“隔代遗传”的“密码”无情宣告政治折腾打造不出知识精英;而靠金钱堆积同样难以触摸科学高峰。也许有人会说,这都是“文革”惹的祸。是的,没有“文革”,我们的经济实力会大大加强,文化、教育、科学的国际竞争力也会稳步提升。但是,即使没有“文革”,在上世纪下叶要涌现大批世界级的科学成果和领军人物的可能性仍然不大。因为“文革”前一些不利于大师造就与施展的决策已基本上出台了,“文革”只不过是把其推到极端、荒唐并还要影响几代人而已。院系调整造成了我国高校长期积累形成的、看家的大学及其院系、学科、课题的大面积断裂。这是当代
代中国为何没有世界一流大学、为何难出大师的原因之一。1952年是20世纪中国高等教育的分水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0-18 09:19:2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科学院院长 发表于 2016-10-18 09:18
虎榜上,“52后”与“52前”平分秋色也不为过。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3位功勋科学家竟没有一个1952年后在国 ...


回复需要审核?只有最后一段不要审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0-18 09:23:5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952年的院系调整可以说是取得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对自由知识分子的一次清洗预演,在这次调整中,英美系的大学死的死、伤的伤,损失及其惨重。燕京大学被取消,校园被北京大学占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0-18 09:25: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http://m.3y.uu456.com/mbp_3vk0p5xivm4mn0g1luh3_1.html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171
积分
19998
发表于 2016-10-18 12:52:11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复旦是院系调整的最大获益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精华
0
积分
4508
发表于 2016-10-18 12:57:01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人 发表于 2016-10-18 12:52
北大复旦是院系调整的最大获益者。

青山老师还是比较客观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2-3 08:32: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6-12-15 00:32: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科学院院长 于 2016-12-15 00:34 编辑

(北大原校长许智宏在北大110周年校庆上的讲话)第三是1952年院系调整,一大批学术巨擘汇聚于此,北大成为以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基础学科为主的综合性大学,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学科基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7
积分
2667
发表于 2016-12-15 00:43:00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清华大学虽然保住了性命,却被阉割得惨不忍睹。

——清华这是自承已经被阉了?不过没有这次阉割,哪能从此进宫飞黄腾达。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精华
0
积分
1310
发表于 2016-12-15 06:15:1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精华
1
积分
765
发表于 2016-12-15 08:00: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gooler 发表于 2016-12-15 06:15
说实话, 院系调整前, 北京大学有 文, 理, 工, 农, 医, 法, 艺术等 “七” 大学院。 调整后只剩下个 ...

日伪p大和私塾是同一所大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精华
0
积分
599
发表于 2016-12-15 13:05:12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精华
0
积分
599
发表于 2016-12-15 13:22:3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扶不起的阿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2-13 10:25: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2-17 11:09: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吹牛(挑衅)马甲vinsu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4-8 21:19: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3
积分
7469
发表于 2017-4-8 22:14:34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咋还没去雄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4-29 10:02: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呵呵呵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精华
18
积分
3713
发表于 2017-4-29 10:31:26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人 发表于 2016-10-18 12:52
北大复旦是院系调整的最大获益者。

个人认为还是复旦更收益,北大好比是从90分升到95,复旦是从70直接飙到9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195
积分
17313
发表于 2017-4-29 10:34:36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中大(含岭大)的中文系被全锅端了,能不受益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5-1 16:15: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iKing.cn 发表于 2017-4-29 10:31
个人认为还是复旦更收益,北大好比是从90分升到95,复旦是从70直接飙到90

许智宏的意思是:院系调整后,北大理科从0分飙到95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精华
0
积分
5007
发表于 2017-5-1 16:17:54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民国期间没落,而且1937~1945年间停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5-1 16:48: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老许还是比较诚实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精华
0
积分
3063
发表于 2017-5-1 21:48:2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精华
0
积分
3063
发表于 2017-5-1 22:17: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客观公正的数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5-25 08:03:3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精华
0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7-6-2 11:09: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mba报考条件|Conference Centre|netbig.com|大学排名|国际学校|欧洲移民|股票行情|网大论坛 ( 粤ICP备08125616号 )

GMT+8, 2018-8-17 23:4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