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https://www.chinaedugrp.com/MIT/edm.html
查看: 1672|回复: 1

史海回眸:日本关东军的最后疯狂 [复制链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精华
17
积分
3999
发表于 2012-8-12 22:14:30 |显示全部楼层
1946年2月3日凌晨(农历正月初一)天色未明,南满重镇——通化市万家灯火,繁星闪烁,结束了14年亡国奴生活的山城人民在喜悦中企盼光复后第一个春节黎明的到来。当时钟敲响四下时,全市电灯突然闪灭两次而后全城一片黑暗,接着位于市区中心的玉皇山上三堆大火冲天而起,城区不同方向也响起三声长音哨响,顿时喊声响起,枪声大作,数千名日本关东军武装暴乱开始了。

  暴乱匪徒们手持机枪、步枪,挥舞战刀在日本武士道精神和复仇心理的支配下,嘶叫着分数路向市内我行政公署大楼、通过支队司令部、公安局、电话局、飞机场等重要目标发起疯狂的冲锋,妄图一举消灭我军,重占通化。我党领导的自卫武装五百余人坚守阵地,英勇抗击着十几倍于我的武装暴徒。由于敌众我寡,又是分兵坚守,反暴乱战斗十分艰巨;我军阵地险象迭出。在我军各阵地中专员公署大楼的自卫反击战斗最为激烈。暴动乱开始后,左滕队长和国民党特务分子周洪汉指挥近千名日军和国民党匪徒混合编队的暴乱分子,依仗人数众多和武器上的优势,疯狂地冲击行署大楼。坚守行署大楼的我军战士在行署秘书长夏骏青同志的指挥下,监危不惧,冒着弹雨与敌人展开白刃战,用生命和鲜血保卫专署大楼。尽管如此顽强的抵抗,敌人还是冲上了二楼。在这危急时刻专员蒋亚泉同志处决了威逼他投降的警卫员(内应分子)后,立即来到战士中间边指挥边鼓励战士英勇杀敌。
  强暴的敌人以死决战,占领二楼后又向三楼发起了强攻,我守军决心与专署大楼阵地共存亡,与进犯之敌展开殊死博斗,大楼内杀声、枪声响成一片,形势万分紧急。就在这危险之承,我通化支队、朝鲜义勇军的机动部队赶到,从背后猛攻暴乱之敌。敌人腹背受创,在我军猛烈夹击下终于溃败,除少数逃窜外,大部被歼,专署楼内楼外敌尸堆积满地,血污斑斑。经过两小时的血战,黎明时分援军赶到,在援助军的配合下,我军终于以较小的代价,共毙俘暴乱日近四千人,其中校级以上的军官88名,取得了抗暴斗争的胜利,从而避免了历史的逆转和更大的流血。
  
  震惊中外的通化“二·三”日军反革命暴乱事件是蒋日特分子合流产物。通化市地处我国东北的东南边陲长白山区,南部以鸭绿江与朝鲜为界,北部与松辽平原相连,这里煤、铁、森林资源丰富,工业发达,交通便利,也是东北“三宝”人参、貂皮、鹿茸的故乡。在军事上,踞通化进可出东北松辽、退可守长白天险,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抗日名将杨靖宇、王凤阁将军均在通化为国捐躯。日寇统治时期,通化市是伪通化省省会,1945年“八·一五”之前,日本曾一度阴谋将伪“满洲国”国都由新京长春迁往通化,“八·一五”日本宣布战败投降后,我八路军迅速进驻通化接收日军的投降,解放了通化,建立起人民政权和地方武装。随着国内政治军事形势的发展,至1945年年底我东北军政大学、航空学校、炮兵学校中共辽东省委机关陆续迁至通化,通化市成为长白山区我党领导的中心革命根据地。与此同时,聚居潜伏在通化的大批蒋日特务分子不甘心于失败,企图把通化从人民手中夺走,频繁地进行暗杀和武装颠覆活动。为了将我军逐出通化,他们曾数次组织伪军警土匪武装进犯通化,均被我粉碎。1946年1月,蒋介石出于内战的需要,欲占通化鞭长莫造成对东北我军南北夹击的战略态势。但是那时国民党中央军远在关内,占领通化鞭长莫及,地方小股土匪武装又难以奏效。在这种情况下国党反动派以为通化有数万名日本人,特别是其中有六千名已缴械的日本关东军可以利用,于是在国民党辽宁省党部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光忱的亲自策划下,以国民党通化县党部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孙耕尧为首的蒋特分子与日本关东军滕田大佐等复仇主义分子几经讨价还价,达成以暴乱成功后成立“中日联合政府”为务件的日军暴乱秘密协议。为了加速这个反共卖国协议的实施,从1946年1月中旬起,蒋日特务分子加紧勾结,经过数次密谋一项旨在消灭我军、占领通化,建立“中日联合政府”为目的,利用春节期间我军守备空虚之机,由日蒋特务共同指挥,日本关东军为主力的“二·三”暴乱计划的保密。在未下达暴乱命令之前,知悉该秘密计划的人员仅限于国民党辽宁省党部、国民党通化县党部负责人和少数蒋日特务分子。为了保守暴乱行动的秘密,电台通讯改用密码,有仅如此,辽宁省国民党头目李光忱还亲自指示藤田大佐暴乱行动时“要化妆,走路三步一回头,拐弯抹角朝后看”等注意保密事项,真可谓机关算尽。
  
  1945年末至1946年初,我军对于敌人的破坏阴谋虽然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但是对于蒋日反动派即将发动武装暴乱的情况却未掌握,严峻的形势对我军的安全构成了极大威胁。但是到了2月2日傍晚,距敌暴乱仅有十多个小时的时候,得意忘形的敌人将暴乱秘密泄露出来。原来2月2日傍晚,一个戴国民党微章的人,走在大街上被我哨兵发现。在对其盘问中,该人吱吱唔唔回答不清,哨兵认为可疑将其押送支队司令部。经司令部严加审讯,该人全部交代了当晚敌人要搞暴动,以及暴动的时间、信号等重要情况。而在这天的下午潜伏在我军内部的内应分子及国民党特务头目孙耕尧分头秘密策反我军军官兵参加暴乱的情况也很快为我军所侦知。特别是敌暴乱头目孙耕尧、刘靖宇儒等策反我军军需股长沈殿铠时,沈假装答应参加暴乱并巧妙的将从敌人那里套出的暴乱秘密及时报告了我军。“二·三”暴乱计划内容要点是:一是提出了消灭我军夺取通化,成立“中日联合政府”的暴乱纲领任务;二是确定了功战我通化行政公署,通化支队司令部、市政府、公安局、电话局、飞机场等七处重要目标;三是组织总兵力为五万人的暴乱队伍(其中日军三万人,国民党地方武装二万人,内应分子八百人);四是利用内应分子夺取我军炮校坦克四辆,航校飞机四架,并用日军投降时埋藏起来的机枪、步枪、手榴弹等军火装备暴动队伍;五是规定“山和川”为行动口令,市内以电灯闪灭为市内暴乱信号,在玉皇山顶燃放三把狼烟为市郊暴乱信号;六是规定暴乱标志:日军佩带“暂编东边地区部队”臂章,蒋特佩带“暂编东边地区军政委员会”臂章;七是暴动时间为1946年2月3日凌晨4时。敌人的种种泄密为我军粉碎暴乱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从2月2日下5时起,粉碎敌人暴乱的工作在中共通化分省委书记吴溉之同志的领导下紧张而迅速的全面展开:以通化行政公署蒋亚泉专员为首的我军作战指挥部,迅速身机关下达了停止一切节日活动。党政军机关人员紧急动员,全副武装,进入阵地听命令。并火速催调援助兵回师通化友参加平暴。根据分省委的“分兵坚守,自卫反击”的抗暴方针,抽调通化支队、炮兵学校、朝鲜义勇军支队组成机动兵力,配合保卫专署大楼、支队司令部、公安局、电话局、飞机场等重要目标。收缴一切留用日伪人员武器,清除内奸分子一百七十余人。出其不意的逮捕了暴乱的首要分子孙耕尧等十多名主犯,摧毁敌两个暴乱指挥所。这一切进行得既秘密又神速。随着暴乱时间的迫近,我军对市区局势的控制也逐步加强。2月3日凌晨4时,日本关东军按预定计划准时发起了暴动乱,但由于秘密在暴乱前已经泄露,注定他们的结局只能象本文开头所描写的那样,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mba报考条件|Conference Centre|netbig.com|大学排名|国际学校|欧洲移民|股票行情|网大论坛 ( 粤ICP备08125616号 )

GMT+8, 2019-6-16 21:2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