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 发表于 2019-3-22 11:22:46

西大舒德干团队第14篇NS诞生

出生于1982年的傅东静副教授是该论文的第一作者,张兴亮教授为通讯作者,西北大学是论文第一完成单位。

浪荡 发表于 2019-3-22 11:27:27

热浪滚滚 发表于 2019-3-22 12:15:26

地质学这么容易发

leixinleixin 发表于 2019-3-22 14:26:37

http://china.huanqiu.com/article/2019-03/14590421.html

leixinleixin 发表于 2019-3-22 14:28:44

2007年暑假,湖北的天气异常炎热。25岁的博士新生傅东静跟随着张兴亮教授带领的野外踏勘队在宜昌长阳地区考察。“当时的目标层位是石牌生物群,它比澄江生物群的出现时间稍晚,年龄更轻。”“我们每天背着干粮和地质锤在完全没有路的山里兜兜转转20多里,连续找了十几天,除了一些壳体化石和海绵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的收获。那天已近傍晚,准备收工,我们沿着河边走,张兴亮老师低头一看,说‘这石头多好啊,敲一敲再回吧!’大家像往常一样,取出地质锤叮叮哐哐地敲。很快,张兴亮老师就找到了拇指长的半只虫化石——林乔利虫。”林乔利虫是布尔吉斯页岩化石库很有代表性的一种“虾”状节肢动物。紧接着,同学们还在这个位置找到了纳罗虫。而在1984年侯先光教授发现澄江生物群的时候,第一个发现的化石也正是纳罗虫。

leixinleixin 发表于 2019-3-22 14:30:19

“有人说我们运气好,但实际上,在发现这只林乔利虫之前的十几年间,张兴亮老师寻找这种化石群的脚步,已经走遍了全世界。幸运总是降临在有心的人身上,不是吗?”傅东静说起这段故事,满满都是为身在这个团队的自豪。

即便是找到了林乔利虫和纳罗虫,团队在华南华北还是有很多有潜力的化石产地需要去研究。“最开始我们还是全年巡回踏勘的,每年大约去清江两三次,都是等老乡告诉我们水位下去、河床漏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赶紧去,下雪也不例外。直到2014年才逐步确认了这个化石库的巨大潜力,研究重心彻底转移过来。”

leixinleixin 发表于 2019-3-22 14:32:23

谈及研究论文的准备,她说,“因为这次发现的化石中,超过半数的物种都是新的,所以查阅资料的工程量也非常大。每一块化石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关于他们的故事我们都烂熟于心。”

即便是成功以第一作者发了Science、召集过一流的国际学术会议,傅东静还是听不得别人叫她“80后的女科学家”。“其实我的上一篇文章都被拒了8次。要不是有舒德干、张兴亮老师他们一直以来的引领,还不停地鼓励,我怕是早就放弃了。”
谈及研究论文的准备,她说,“因为这次发现的化石中,超过半数的物种都是新的,所以查阅资料的工程量也非常大。每一块化石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关于他们的故事我们都烂熟于心。”

即便是成功以第一作者发了Science、召集过一流的国际学术会议,傅东静还是听不得别人叫她“80后的女科学家”。“其实我的上一篇文章都被拒了8次。要不是有舒德干、张兴亮老师他们一直以来的引领,还不停地鼓励,我怕是早就放弃了。”

leixinleixin 发表于 2019-3-22 14:35:58

上一篇文章都被拒了8次,可见,在《科学》上发表文章并不容易。

yiheyuan0 发表于 2019-3-22 15:35:29

发一堆化石有啥用,能满足国家科技需求吗?

八度天下 发表于 2019-3-22 16:04:46

拒不拒还是看水平。潘建伟在一次科大讲堂上说,他有次投science,嫌审稿太慢,他就跟编辑说:你到底接收不接收,不收我就不投你了。后来很快就接收了。
还有次就是去年的nature,在校庆之前潘建伟和同学们说他有篇nature,跟编辑约好了在科大校庆当天见刊。后来果然在校庆当天上线

hust学风好 发表于 2019-3-22 19:29:26

正好说明肥科浮躁的氛围,不能静下心做学问

juningw 发表于 2019-3-23 07:37:28

厉害,西北大学这么发展,西交会压力山大的。

deepU 发表于 2019-3-23 08:54:30

西北大学应该重回教育部,按照北大、复旦、武大的标准建设。西部综合性大学,就是川大和西大,也是坚守文化阵地的需要。
陕西搞那么多工科院校干嘛?有啥必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西大舒德干团队第14篇NS诞生